新疆 > 本网专稿

胡杨班里坚守的故事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0-06-03 11:10 
分享

连日来,南疆气温高达40度以上, 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的西北油田油区更是热浪滚滚。在S46井现场,“金胡杨班”的员工吴建民和张亮,正在检查油井回压,查看光杆运行情况,他们的脸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金胡杨班坐落在大漠深处,密集的胡杨林掩映着它,因胡杨具有“千年不死、千年不倒”的美誉,故大家称它“金胡杨班”。这个班现有14名员工,管理着包括金胡杨计转站在内的三个小站的31口油水井,员工的平均年龄超过了50岁。这里的每位员工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他们常年坚守在大漠,精心呵护着每一口油井,具有“立得稳、扎得深”的胡杨精神,是西北油田的一张名片。

“朱胡杨”的不老情

朱师傅今年58岁了,是金胡杨站年龄最大的一名员工,他已经在这里干了40年,因平时喜欢收集散落在大漠里的胡杨“残骸”,有人给他送了个绰号,叫朱胡杨。

“从参加工作一直到现在,我是看着金胡杨从一个小站,发展成一个集采油、输气为一体的智能化班组,这里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再过两年,我就要退休了,真是舍不得离开。”朱师傅感慨地说。

站上工作一直实行两班倒,每班2人,倒班工人白天与晚上各工作12小时,每2小时巡检一次,不管是炎炎烈日,还是遇到沙尘暴,巡检都是雷打不动。朱师傅负责白班工作,量油、巡检、排污,忙得不亦乐乎。

有时,班长张亮看他太累了,就劝他休息一下,朱师傅摆摆手说:“想当年石油会战那么苦,我都挺过来了,这不算什么。”

记得去年大年初一凌晨3点左右,站上缓冲管气管线突然发生刺漏,朱师傅一边紧急向区里汇报,一边佩戴起15公斤重的空气呼吸器冲向现场,他忙而不乱,先后完成流程切换、管线放空等一系列操作,为修补管线节约了时间,还配合施工单位给刺漏点打卡子。

班长怕他年龄大,经不住这么折腾,连忙喊道:“老朱,你赶紧回去休息,我来干。” 老朱却摆摆手说:“你别嫌我老,这点活没什么。”

一号站、二号站的天然气都是传输到金胡杨站的,气体中含有较高浓度的硫化氢,每次巡检,朱师傅都佩戴着沉重的空气呼吸器,对年轻人来说,这不算什么,但对年近6旬的朱师傅,具有挑战性,但他按规操作,使用熟练,连年轻人也自叹不如。

就在几天前,记者在金胡杨站见到了朱师傅,只见他白发苍苍,由于长期在大漠工作,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一些。他正准备背上空气呼吸器去脱硫塔工作区巡检,记者赶紧上去帮忙,一只手根本无法提起, 但朱师傅一直说“不重,我能行。”在炎炎烈日下背负空呼机,还要配戴面罩,不禁让记者感慨万千。

“在岗1分钟,就要干好60 秒。”朱师傅常对年轻人这样说。

老吴和女儿的胡杨情节

今年57岁的吴建民,1985年6月参加工作就来到西北油田,先是在联合站干集输工,后来就转战到金胡杨站,就在这里扎下了根,也算是班里的一名老兵。

“常年在大漠工作,吴师傅埋头苦干,练就了一身硬功夫。”一位员工说。

油井在生产过程中,经常伴随着大量的天然气,有一天晚上,他在巡检时,发现一口井压力过高,安全阀发出异常响声,他及时组织处理,杜绝了一起生产事故。平时在工作的每个环节,吴师傅总是小心翼翼,数十年来,从没出现过一次差错。

30年来,吴师傅与金胡杨站结下了不解之源,这里的每个阀组、每一台泵,还有与同事共同战斗的日日夜夜,都令他难忘,这里有他割舍不下的情怀。

吴师傅的女儿吴秋红是一名90后,2013年大学毕业以后,学的是信息自动专业,本可以在大城市找一份职业,过上安逸的生活,可她2015年却参加了援疆考试,成为了西北油田采油一厂的一名石油工人。

“小时候,记得父亲总是不在家,回家了却不认识他,有时还会埋怨几句,等长大后参加工作,我才读懂了父亲。”吴秋红感慨说。

“特别是在沙参2井、705企业文化教育基地参观学习时,我看到当年‘卷席筒’、‘半壶水‘等雕塑场景,不禁落泪,老一辈石油人那种战天斗地、以苦为乐的艰苦创业精神,令我震撼,从那时起,我决心追随父亲的脚步。”提起父亲,她满脸自豪,现在已是采油战线上的一名生产骨干。

如今,像吴秋红这样的“油二代”“油三代”已纷纷走进了大漠,走进了金胡杨,为源源不断生产油气资源输送了新鲜血液。

年轻的胡杨在成长

张亮是一名80后,19岁技校毕业后就在采油一厂当了一名采油工,先后干过班长、生产调度和安全员, 2019初,因老班长退休,他走进了金胡杨,担任第四任班长。

“他能吃苦,干活稳当,工作经验丰富,是金胡杨班的最佳人选。”采油管理一区党支部书记栾新星说。

初来金胡杨,张亮感觉肩上的担子很重。一方面因为这是一个老站,员工年龄偏大,一方面该站长期保持着艰苦奋斗、忘我拼搏的优良传统,如何将这些石化精神传承下去,对他来说是个考验。

他将班上的制度进行梳理,并将“金胡杨”精神、值岗理念和工作目标贴在办公室,便于每天学习。

今年2、3月份,为减少疫情对生产的影响,张亮所在的金胡杨站实行“分隔式驻站一体化”管理,他带领何卫文等3名老工人,连续驻站40余天吃住在站上,他们以苦为乐,饿了就吃方便面,渴了喝矿泉水,白天巡井,夜晚量油,困难面前,他总是冲在最前面,班里的原油产量没有落下1吨。

在这个时期,张亮变得更加成熟稳重,老石油身上那种不怕困难、敢于拼搏的精神一直激励着他。

当记者问到工作以来什么另他最遗憾时,他顿住了,深吸一口气,声音不禁有些颤抖。

张亮清楚记得,一年前,最疼他的爷爷去世时,他还在井上巡检,等他知道后赶到家里时,却没能见到老人最后一面,尽管他一直不想让眼泪流下来,却挡不住内心的悲伤。

还有每次离家出门,儿子总是抱住他的腿不肯撒手,这么多年在外,一直是媳妇操持家里的一切,提起这些,张亮的心里满是愧疚……

听到这些,记者不禁鼻子一酸,眼眶也红了。

是啊,除了张亮之外,还有多少石油工人,为了生产油气放弃与家人团聚,在家人最需要的时候,他们却不再身边。

“我一定要把老石油人的精神传承下去,让金胡杨精神遍布大漠井站,更加闪亮。”他坚定地说。

(邵密迦 孔守曾)(中国日报新疆记者站)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