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 > 本网专稿

责任与担当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9-09-12 19:59 
分享

因为一份责任,离开亲爱的家人来到陌生的地方;

因为一份责任,面对五六十度的高温没喊一声苦;

因为一份责任,孩子两次高考都没能一直陪在身边;

他就是王宝平,一名普普通通的海外石油人。

2015年6月,王宝平被中国石油新疆油田公司准东采油厂派遣到伊拉克瓦西特省库特镇的艾哈代布油田,成为cpf(联合站)wps (水区)的一名操作工。

( 王宝平个人图片)

到达艾哈代布油田的第二天,王宝平就遇到了一次比较严重的石油泄漏事件。

“别吃了,快,都跟我走。”11点半,联合站的大班何涛走进中控室,对着正准备吃午饭的王宝平等人喊道。原来维保部门在回程时发现一个偏僻位置的装置发生了泄露,石油正在喷射,已经形成了大概10㎡的污染区。

王宝平放下饭盒戴上安全帽,匆忙和同事们开上车就往现场赶去。王宝平在第一时间关闭了该管线的闸门,管线位置低,容量大,漏油的地方是带弯的,卡子需要改小,花费的时间就更多了。

一部分人去为打卡子做准备,另一部分人用桶将喷射在土地表面膏状的石油舀到另一个桶里,并用土将石油掩一掩,避免形成更大面积的污染。

当天气温高达五十多度,总监黄兴银将在现场抢险的10个工人分成了两批,每半个小时轮换一次。黑色的石油吸热严重,穿着石油靴走在满是石油的土地上,脚烫的让人受不了。王宝平和同事们就将冷水注到靴子里。

温度降低了,但行走变得困难了。每次休息,因为靴子上都是石油不能蹲下,只能脚伸的直直的坐在地上,屁股底下是滚烫的黄沙,头上是炎炎的烈日,那一刻王宝平才真正体会到伊拉克“五六十度高温的厉害”。

“干着干着,突然发现自己撑不住,感觉马上要栽倒了。”连续作业了两个小时,王宝平知道自己中暑了。他拿着冰水就往自己头上倒,紧接着又往前胸和脊背浇了一点水,不一会儿就感觉头脑清醒了。

意识清醒之后,王宝平观察了其他三个一起作业的同伴,发现都中暑了,其中张斌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王宝平赶紧用冷水浇了一下他的头,过了一会他的意识渐渐清醒了,自己起来用水浇了身体。半小时的休息时间结束,他们又投入到了抢险的过程中去。10个工人经过6小时的连续奋战,终于将污染源控制住了。

第一次艰难的抢险任务,让王宝平产生了怀疑,自己的身体是否能够适应如此高温的工作环境?

王宝平作为操作工,日常工作主要包括水处理和注水。每天早上六点出门,吃完早饭,乘着作业车到达工作现场,和晚班的人开个工作交接会。详细的交代清楚上一次交班之后发生的事情和改变的地方。七点开始正式工作。

王宝平一般都是在户外作业,头顶着烈日在户外工作是他每天都要经历的。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磨练,王宝平的身体渐渐能够承受伊拉克户外五六十度高温的工作环境了。

户外作业同时也要遭受蚊子的“骚扰”。最开始到伊拉克的时候,身体裸露的地方都会遭到蚊子的攻击,痒的用手抓的都化脓了。慢慢被蚊子咬得多了,身体产生了免疫,才逐渐好转。

艾哈代布油田高含盐和高含硫,水中硫化物过高导致管线腐蚀很严重,因此管线寿命严重缩短,国内大概可以用两三年的管线,在艾哈代布油田大概只能用两三个月。

管线寿命缩短意味着大量更换管线的任务,“我们在修理更换管线的时候,都是从腐蚀最严重的管线开始依次向下更换。一般,这边刚换完,另外一边管线就到承受的零界点了,需要立即更换。”王宝平说。

艾哈代布油田产量高,面积大,管理人员又比较少,一个人差不多要当两个人用,因此11个小时的白班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也经常因为一些抢险任务,忙得顾不上吃饭,经常就是吃上一块西瓜,掰上半个馍馍,垫垫肚子,又继续干活。

忙碌的工作,阻挡不了王宝平对家人的思念。两三天就和父母通一次视频,一次视频两三个小时是常有的。“有时候大家想改善改善伙食,比较年长的我就会提前回去准备饭菜,在准备的过程中把视频连上,我干我的活,母亲看她的电视,偶尔说上几句。只要感觉到对方的存在,我们都感到很安心。”王宝平笑着说。

艾哈代布油田实行干两个月休两个月的休假制度。两个月的轮休期最重要的是让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回到油田之后能以最佳状态迎接工作。在家时要注意饮食,重油重盐的东西要少吃,平时要多运动。

“不能生病,因为没有人来顶你的岗,所以必须保证身体健康。”王宝平指着他的肚子说,“没有小肚腩吧?我今年都51了,保持这个身材很不容易。”这句调侃道出了背后的辛酸。

海外工作的辛苦王宝平他们并没有过多的放在心上,但是对于家人的亏欠却始终藏在他们的心底。

2017年1月,王宝平的父母相继生病住院,妻子也病倒了,需要人照顾,远在伊拉克的王宝平没到轮休时间,回不来。他的妻子只能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起来伺候公婆。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在乌鲁木齐高考复读的儿子所租住的房子暖气坏了,没暖气的房子室内温度只有几度,冻得人直打哆嗦。没有人能帮着修理,儿子冻了一周左右,最后是儿子女友的父亲送来了电暖气才解决了问题。为了不让他担心,这些都没有告诉他。

“我不知道那时我的父母妻儿有没有怨我,在他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在他们的身边。我的心底始终是愧疚的,然而身为一个石油人,对祖国的初心不允许我退缩。”王宝平眼睛微红,声音哽咽着说。

因此每次轮休,王宝平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弥补对家人的亏欠。周末,王宝平都会带着老婆孩子去父母家住两天,陪父母俩聊聊天。在家里,不和妻子起争执,在经济上也尽量满足妻子。默默关心儿子,克制自己的“唠叨”……

“虽然今年我已经51岁了,但是只要身体允许,采油厂允许,我就会一直干下去,这就是我的责任与担当。”王宝平目光坚定的说。(周丽 邱婷梅)

(中国日报新疆记者站)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