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万“兴边富民”资金造福边境团场

兴边富民工程的实施,让一六四团经济综合实力明显增强,连续五年,团场的国民生产总值以高于20%以上的速度增长。不但优化了团场的产业结构,还转变了经济增长方式,由于兴边富民行动给团场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被当地干部群众誉为“民心工程”、“德政工程”。

满洲里海关查获夹藏走私入境合金62公斤

2日,记者从满洲里海关获悉,近日,满洲里海关在我国最大陆路口岸满洲里口岸截获一起进境车辆隐蔽夹藏不明成分合金案,涉案合金达62公斤,这是满洲里口岸近十年来查获利用车体一次性夹藏走私合金数量最多的一起案件。

2015年上海对口援助新疆 共安排122个项目

近日,上海援疆指挥部总指挥张仁良带领前指各组负责人到对口支援的莎车、泽普、叶城、巴楚县调研,就2015年援疆项目实施推进与四县领导和分指挥部负责人沟通交流。上海援疆指挥部副总指挥姜爱锋、杨元飞等参加调研。

新疆昭苏县天马文化产业园项目开工

3月29日上午,昭苏县天马文化产业园项目在南城区举行开工仪式。据了解,天马文化产业园项目建筑风格独特,建筑设计理念来自于昭苏的天马,建筑外形呈流线型,富有张力,抽象地反映了昭苏天马的形体特征。

新疆建设兵团司令员刘新奇看望浙江援疆干部

3月30日上午,新疆建设兵团司令员刘新奇来到浙江省援疆指挥部看望省援疆指挥部干部,与干部亲切交谈,并与干部人才共进早餐。参观走访中,徐纪平指挥长向刘新奇一行介绍了浙江省第八批援疆干部人才进疆以来工作的开展情况以及2015年的工作重点。

新疆科学家曝首次发现伊犁鼠兔是因欣赏高山湖景

1983年,李维东在欣赏高山湖时意外发现了伊犁鼠兔。1986年,李维东和马勇将其正式命名为伊犁鼠兔,从此世界动物史册上多了一个由中国人命名的动物。自从发现伊犁鼠兔后,李维东便进入新疆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专职研究伊犁鼠兔,今年60岁的他仍在继续着这项事业。

乌鲁木齐持续降雪30小时 雪色泛黄像奶油冰激凌

”  记者观察发现,无论是飘落在车顶上的雪花,还是被捏成坨的雪球,雪花的颜色确实都泛着米黄,不同往日的洁白。原因:印度洋西南季风有时带来很多非常细小的红色水藻,这些红藻附在雪花上落下来,就成了红色的雪。

乌鲁木齐一位自闭症患儿母亲敞开心扉 从求解脱到陪他成长

3月31日,新疆雨虹特殊儿童发展中心,李珊在教儿子写字。无论是同学聚会还是家庭聚会,李珊几乎不带乐乐参加,乐乐没有约束力和最基本的社会意识,他的行为会让李珊觉得难堪。

新疆有4662家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聘请法律顾问

1日,记者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司法厅宣教处获悉:截至2014年年底,全疆有4662家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聘请了法律顾问。2014年以来,为推进政府法律顾问制度的建立,新疆律师协会积极与国资委、人社厅、工商联、科技厅等相关职能部门沟通,为自治区国资委“征集法律服务中介机构备选库入库机构”提供了37家符合入库基本条件的律师事务所,推荐64名律师作为法律专家候选人,推荐上报律师专家评委库候选人23名。

新疆雪豹本赛季球票最低20元

新疆达坂城纳欢足球队的主场球票近期将开始销售,记者从新疆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了解到,最低门票价格已经确定为20元,其他票务事宜俱乐部近日会公布。新疆达坂城纳欢足球队本赛季的首个主场比赛在4月25日开赛,主场定在新疆体育中心,对手为延边长白山队。

乌鲁木齐市两家殡仪馆100多具遗体无人认领

而在位于喀什东路的乌市第二殡仪馆,有126个遗体冷藏柜,无人认领的遗体达60具,其中时间最久的有14年。《乌鲁木齐市殡葬管理条例》规定,无名遗体和无主遗体火化后的骨灰30日内无人认领的,由殡仪馆自行处理。

乌鲁木齐河滩外环退费首日5200人领号办结1600笔

4月1日13时11分,在新疆国际会展中心河滩路外环路通行费退费发号点,市民排队领号。当日是退费首日,记者了解到,共有5200人预约领号,办结业务1600笔,其余号码将从第二天开始依次办理。

亚投行“快车”将携新疆畅行“一带一路”

3月31日是中国倡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接收新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的截止日期。建设银行新疆区分行国际业务部负责人表示,亚投行是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发起设立的,对周边国家与中国的互联互通大有裨益。

《存款保险条例》5月1日起实施 最高偿付额50万元

(李海霞)31日,国务院正式发布《存款保险条例》,定于今年5月1日起实施。本条例所称存款保险,是指投保机构向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交纳保费,形成存款保险基金,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机构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向存款人偿付被保险存款,并采取必要措施维护存款以及存款保险基金安全的制度。

风雪阻断新疆13条路段

3月30日、31日,新疆北疆多地普降大雪,伊犁、塔城、阿勒泰等地遭受强风雪侵袭,由于大风、风吹雪、路面结冰、沙尘等原因,截至记者3月31日18时发稿时,全疆13处路段仍在交通管制中。